降低风险蒙蔽他人 至少八名贪官捐出部分贿赂款

法制日报 来源:2016-06-27

  二○○四年以来至少八名受贿官员捐出部分贿赂款

  降低风险蒙蔽他人贪官捐钱都有小算盘

  受贿款的使用并不能改变腐败行为的性质,也不影响对受贿行为的惩处。

  在当前反腐败压力下,官员的家庭财产来源不明,很可能惹祸上身,因此,捐出去一部分,可能是为了“降低自己被查处的风险”。另外,一方面是伪装出高大的形象,蒙蔽他人,一方面他们觉得这么做可以减轻一些负罪感,从而求得心理平衡

  □ 本报记者   陈  磊

  □ 本报实习生 陈佳韵

  “对一些开发商送来的现金、购物卡,或直接拒绝,或上交单位,或当着开发商的面,以开发商的名义直接捐给学校、福利院。”

  这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经信委原副主任高重瞳在忏悔录中的一句话,她的忏悔录近日由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忏悔与剖析》专栏予以通报。

  从开始直接拒绝开发商的钱物,到后来收取高额财物也能坦然面对。是什么,让高重瞳逐渐放松警惕,放弃为官的底线?

  任何借口都不是理由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与高重瞳共过事的人,都这样评价她:高重瞳干练精明有能力,是个女强人。

  上世纪80年代初,高重瞳从浙江工业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被分配到银川市房管局工作。经过十几年的努力,2002年,高重瞳被提拔为银川市房产管理局副局长,一年后升任局长,走上重要领导岗位。

  任银川市房管局局长期间,对于房管局负责的工程交给谁去开发,高重瞳有绝对的决定权。

  当时还是银川市房管局下属单位负责人、现已是宁夏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的王某深知这一点。

  2003年,王某通过高重瞳打招呼,获得了某工程项目。此后,王某“知恩图报”,为高重瞳送上了面值1万元的某百货会员卡。在高重瞳的持续关照下,王某顺利承揽工程,又先后为高重瞳送上几万元的钻石项链、男士高级手表等。

  2007年3月,高重瞳调任银川市大武口区任区长半年后的一天,王某又专程赶到高重瞳办公室,以感谢高重瞳在其承揽银川市某经适房小区建设工程中的帮助为由,送给她1张存有1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储蓄卡,并希望高重瞳今后能继续支持其公司发展。

  2004年至2006年,王某先后4次找各种机会,送给高重瞳人民币18.4万元,美元2000元。

  慢慢地,高重瞳收受礼金、钱物的胆量越来越大。与此同时,高重瞳一路晋升,直至担任宁夏回族自治区经信委副主任。

  2014年4月,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高重瞳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3个月后,对高重瞳的处理结果对外公布:高重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违反廉洁自律规定。

  2014年7月,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高重瞳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接着,根据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的指定,此案由吴忠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2014年12月,法院审理查明,高重瞳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折合人民币134万余元。

  高重瞳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被处以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高重瞳的忏悔录,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官员受贿之后拿着贿赂款做慈善,算受贿吗?

  答案是肯定的。今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只要是非法获取财物的贪污受贿行为,不管事后赃款赃物的去向如何,即便用于公务支出或者社会捐赠,也不影响贪污受贿罪的认定。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治洲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受贿款的使用并不能改变腐败行为的性质,也不影响对受贿行为的惩处。

  “一个人腐败了,即使他兼济天下仍是腐败分子”。何况有些贪官是用慈善的“外衣”来掩盖腐败的罪行,甚至为自己的仕途“贴金”。“因此,对这种看似有争议的腐败行为必须坚决反对。”杜治洲说。

  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廉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金程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任何目的和借口都不是腐败的理由。“不管你最终把这笔钱安顿到什么地方去,做了多大的好事,但是,钱的来路就是不正当的,哪怕你是出于善心,也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

  12年至少8名贪官捐款

  这并非官员受贿后做慈善的唯一案例。

  2004年11月16日,湖南省永州市新田县教育局原局长文建茂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此案一审时,文建茂辩称,其任职期间收取他人财物109300元,有34000元用于公务开支和扶贫帮困、社会赞助,这部分钱应从受贿总额中扣除。